推荐图集

  不久,噩耗传到指挥部:361号出事了,艇上70名官兵遇难朱爱田说:“在接见遇难者家属时,掉泪了。”

  本文摘自:《南方周末》2003年5月22日,作者:张立 刘建平,原题:《潜361:最后的出航》

  2003年4月16日,大连旅顺军港,天气少云转多云,黄海海面上,吹着6级偏南风。海军某舰队361潜艇,缓缓驶出军港,南行参加军事训练。

  副艇长朱守田离家前,摸着6岁女儿朱莹莹的脸蛋说,“爸爸五一节后回来,带你去逛公园。”

  361号潜艇出发后与基地失去了联系。它在哪里?我们的官兵是否安全?指挥部心急如焚。

  这是一片不安定的海域。四五月份是这里天气变化较为频繁的时期,根据当地海事部门的统计,从冬天到来年的夏初,这里刮6级以上大风的日子有80天左右。

  这里的平均水深只有20米至40米之间。天气晴朗的时候,一眼可以看见海底。

  潜艇的出事地点,正在渤海和黄海的交界线上,这里自古是咽喉要塞。几千年来,历代君王都依托这里扼守通往京津的水上要道。近代英法联军曾从这里长驱直入北京,甲午海战的耻辱也与这片海域有关。

  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战略地位给长山列岛以及附近的海域涂抹上了浓重的军事色彩。

  5月4日,记者到达蓬莱海港,这里距离长山列岛的南端6海里,船要在海上颠簸一个小时才能登陆。在蓬莱港,记者碰到了几户正在修补鱼网的渔民,他们刚刚从海上归来。长山岛和蓬莱的渔民已经习惯了在风口浪尖上出海。作为不可多得的天然渔场,这里既是军事要塞,也是鱼虾回游的必经之地。

  据渔民们介绍,长山岛上驻军众多,在他们的印象中,驻军常给在海上打鱼的渔民提供帮助。

  大多数当地渔民无法知道关于失事潜艇361号的更多情况,但他们认为,只有长年生活在海上,才能更深理解消失在海底下的每一个生命的尊严和价值。

  361号潜艇平时停靠辽宁旅顺基地。这里在清朝时已经有雏形,今天,仍保留着拥有上百年历史的炮台。由于旅顺港天然不冻的优势,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北海舰队组建之初,就把这里作为重要的根据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