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台海风云 > 正文

独家:少将间谍刘连昆出卖的情报远不止96大演习

时间:2017-10-24        来源:

  刘乐讲故事│刘连昆出卖的情报远不止96大演习刘连昆间谍案作为一起轰动两岸、影响深远的重大案件,各大海外媒体早有报道,但众说纷纭的背后,是不计其数的谬误和演义。而近年来台湾方面一些亲历者的回忆,让我们逐

  刘连昆间谍案作为一起轰动两岸、影响深远的重大案件,各大海外媒体早有报道,但众说纷纭的背后,是不计其数的谬误和演义。而近年来台湾方面一些亲历者的回忆,让我们逐渐了解了这起案件的线年生,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原为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正军级、少将军衔。1990年因为经济问题受到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撤职但保留副军级待遇,由少将军衔降为大校军衔。因此刘连昆对上级组织长期心怀不满,后在已成为的下级邵正宗大校的拉拢之下,决定和台湾军情局展开接触。

  军情局作为台湾最重要的情报机关之一,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停止对大陆地区的情报搜集活动。特别是在殷宗文任台湾军情局局长期间,强化了“基干入陆、建立据点”的战略,同时利用大陆地区扩大对外开放的契机,将大批以“台商身份”为掩护的情报人员派往大陆地区。也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邵正宗大校被“台商”张志鹏成功策反,代号为“少康一号”,继而再由邵正宗大校去拉拢自己的上司刘连昆。

  1992年11月,台湾军情局派遣第六处副处长庞家钧前往广州与从北京赶来的刘连昆会面。在广州越秀公园内,双方很快谈妥了待遇等诸多事项,自此刘连昆开始为台湾军情局工作,并于1993年3月正式加入组织,代号“少康二号”。台湾军情局为刘连昆提供的待遇是月薪3500美元,情报奖金另外计算,按重要情报每份二十万台币以上、时效在半年以内的绝密情报每份一百万台币以上的标准支付,并代为存入国外银行。

  初次会面,刘连昆就向台湾军情局提供了15份机密情报,涉及大陆进口俄制苏-27战斗机、S-300防空导弹以及解放军首批应急作战部队等多个敏感方面。根据庞家钧的估计,刘连昆仅在前六年中就得到台湾军情局的奖金2500万台币,因此其出卖情报的数量之多、内容之敏感可见一斑。

  在刘连昆总计向台湾军情局提供的100多份情报中,绝密级的有4份,其中最敏感、最重要的两份分别是1993年军委会议以及1996年台海军事演习的相关情报。在1993年的军委会议上,明确提出21世纪解放军的军事战略重点。台湾方面在接到刘连昆的情报以后,在军事战略思想和武器装备配置等方面都进行了针对性的调整。

  1996年人民解放军大规模军演,两岸剑拔弩张、战争似乎一触即发。而刘连昆则在演习开始前的3个月就将相关情报交给了台湾军情局,包括了此次演习的主要课目以及军事行动的底线。在得到准确情报后,台湾一方面在军事上采取针对性的防御措施,并在新闻媒体上大肆炒作大陆“军事威胁”;另一方面又将这些情报转送给美国,请求美国军事介入台海局势。

  频频被对手占了先机,已经让大陆方面感到内部有人泄密,加之泄露的情报密级很高,这就更加缩小了排查的范围。经过数年的坚苦努力,大陆反间谍机关终于将目标锁定在刘连昆和邵正宗身上。1999年3月,大陆反间谍机关统一行动,将刘连昆、邵正宗等涉案人员全部抓获,台湾方面在发现和刘、邵等人失去联系后,还冒险派出秘密交通员杨铭中进入大陆察看动静,但很快也被抓获。

  经审讯,刘连昆、邵正宗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后被军事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9年8月两人被执行死刑,其余涉案人员也受到了法律的严惩。此后台湾方面逐渐减少了专业情报人员前往大陆地区的行动次数,并开会检讨刘连昆案;而大陆方面为了吸取教训,经主要领导批准,于1999年4月28日召开了“全军隐蔽斗争工作会议”,并摄制下发了“隐蔽斗争专题教育宣传片”,要求全军各级领导机关要采取严密措施,把反渗透、反策反、反窃密工作做深、做细、做实、做到位,确保首脑机关、要害部位和核心机密的安全。

  本文参考文献:《传》、《情报札记》(台湾军情局六处副处长庞家均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