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评论 > 正文

伊朗街头革命失败了,却给我们敲响5大警钟

时间:2018-01-09        来源:

  伊朗2017年底到2018年初这大约一周的骚乱,共造成20余人死亡,几乎波及到了伊朗所有大城市。虽然,伊朗官方说只有1.5万人参与了示威骚乱,但实际参与人数肯定比这个多得多,否则不可能波及那么多城市,也不可能死那么多人。在占豪看来,这样的骚乱和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运动、2014乌克兰街头革命本质上是一样的,准确地说就是一场颜 色革命、街头革命。

  虽然是一场颜 色革命、街头革命,但就像占豪之前分析的那样,在其它国家也许真的能颠覆政权,但在伊朗至少现在根本不可能。为什么说不可能呢?在占豪看来,原因有三个:

  一、伊朗是政教合一的国家,民众对宗教领袖有天然的归属感。

  在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宗教领袖是伊朗最高领导人,伊朗人对其宗教领袖有一种天然的归属感,想颠覆这样的国家,很难。

  二、伊朗虽然是政教合一国家,但其宗教领袖并不直接管理政府,这使得宗教领袖与民众之间直接矛盾较少。

  政府最高的管理者是总统,而伊朗的总统是选出来的,由于宗教领袖并不直接管理政府,这使得伊朗民众与宗教领袖之间并没有直接矛盾。所以,当民众表达诉求是往往有总统背锅。就像之前占豪分析中所说,哪怕这一骚乱规模再大很多,伊朗也顶多换个总统,宗教领袖还是宗教领袖;再不成,哪怕就是换了宗教领袖,其政权和政权模式也不会被颠覆。相比很多国家,伊朗的体制使得其政治弹性非常大。所以,颠覆伊朗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三、伊朗是个抗压能力极强的国家,民族主义+宗教力量使得这个国家很难颠覆。

  我们翻看近几十年伊朗的历史,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前伊朗是亲美的巴列维王朝,是君主立宪制整体,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变成了政教合一的国家。而且,由于伊朗并非阿拉伯民族,而是古波斯民族的后代,因此在中东地区伊朗是一个民族主义很重的国家。

  民族主义、宗教主义都浓重的情况下,又是政教合一的整体,这样的民族特点、政治体制,外力是很难颠覆的。试想,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接着就是8年两伊战争,两伊战争后又是长期被西方封锁,经济状态一直不好,这样的国家,其抗压能力可想而知,故非常难颠覆。

  伊朗政权难颠覆,但并不代表颜色革命、街头革命不会对伊朗造成负面影响。虽然,这一次街头革命只爆发了一周时间就被扼死在了摇篮里,但这已经表明了,现代社会,颜色革命、街头革命随时可能发生,随时可能对一个国家的政权构成威胁,这种手段依然是非西方国家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而且,伊朗的街头革命也再次证明,国家只要是处于较为开放状态,落后国家随时都有被颜色或街头革命更迭政权的风险;当然,如果选择封闭,那么朝鲜的日子就是典型案例。在占豪看来,伊朗的这次街头革命,给我们敲响了五大警钟:

  一、任何时候,不能忽略民生。

  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被颜色、街头革命的国家,或者出现动荡的国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经济发展和民生遇到了问题。直白说,就是当老百姓的生活出现了问题时,社会矛盾就容易激化,民众不满的矛头就很容易指向政府。如果这种局面得不到控制,再有人背后策划、挑动和引导,就很容易爆发颜色或街头革命。如果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好、民生做得好、社会公平清明,公众对政府满意度很高,无论是颜色、街头革命,往往都不会造成太大声响,政权被颜色的可能性就很低。

  所以,在占豪看来,一个国家如果不能解决发展和民生问题,那么其政权稳定性就悬了。中国之所以社会稳定,根本原因就是这方面做得好。但是,中国做得好不代表其它国家做得都好,任何国家的政权都忧虑稳定问题,都期待经济发展民生水平提升,相关国家的这些需求,也正是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机会所在。

  二、国家向外拓展影响力,若非迫不得已,要量力而行。

  伊朗的这次骚乱,是2009年以来总统选举那次示威游行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这次发生骚乱暴动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在占豪看来,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过去几年,伊朗在也门、伊拉克、叙利亚投入了大量资源,其中包括出兵叙利亚和伊拉克,这种消耗让伊朗经济、民生都有些吃不消,这是事件爆发的促发内因所在。

  由此充分说明,国家在向外拓展影响力时,若非迫不得已,还是要悠着点,尽量不要去过度消耗国力,尽量通过经济手段在不断拓展中发展自己,而非持续消耗自己。

  《孙子兵法》作战篇有一段话应该给我们今天向外拓展影响力有很大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