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野史秘闻 > 正文

中外历史上的野史汇编

时间:2017-10-24 15:34:02        来源:

  这几年自媒体如荒草般疯长,很多自媒体标榜历史传播者,用各种匪夷所思的“历史”吸引眼球,细细读来,其中颇有可疑之处,若认真考证,则几乎都是有意无意将野史做信史,忽悠读者罢了。顺便说几句,野史未必就是道听途说,而正史不一定就是信史,如《洛阳伽蓝记》中记载北魏隐士赵逸所述:“苻生虽好勇嗜酒,亦仁而不杀。观其治典,未为凶暴。及详其史,天下之恶皆归焉。”至于唐史更颇多可疑之处,唐太宗因玄武门之变而涉嫌修改正史,美化自己。《资治通鉴》载:“(贞观十七年)初,上谓监修国史房玄龄曰:“前世史官所记,皆不令人主见之,何也?”对曰:“史官不虚美,不隐恶,若人主见之必怒,故不敢献也。”上曰:“朕之为心,异于前世。帝王欲自观国史,知前日之恶,为后来之戒,公可撰次以闻。”谏议大夫朱子奢上言:“陛下圣德在躬,举无过事,史官所述,义归尽善。陛下独览起居,于事无失,若以此法传示子孙,窃恐曾、玄之后或非上智,饰非护短,史官必不免刑诛。如此,则莫不希风顺旨,全身远害,悠悠千载,何所信乎!所以前代不观,盖为此也。”上不从。玄龄乃与给事中许敬宗等删为高祖、今上实录;癸巳,书成,上之。上见书六月四日事,语多微隐,谓玄龄曰:“周公诛管、蔡以安周,季友鸩叔牙以存鲁,朕之所为,亦类是耳,史官何讳焉!”即命削去浮词,直书其事。很多历史爱好者分不清正史、野史与信史的关系,往往贻笑大方了。无论是野史还是正史,只有见于同时期文字记载且有文物遗迹佐证的历史,才是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