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致敬老兵 > 正文

致敬老兵队”:给老战士送上最后的温暖

时间:2017-10-24 15:34:14        来源:

  中国江苏网3月25日讯 昨天,寻找一台保存有抗战老兵珍贵资料笔记本电脑的帖子在无锡的网络上热转,发布者为江南大学“致敬老兵队”。短短一天,这个帖子的转发量近5000次。人们一面埋怨这些大学生的马虎,一面感慨搜集那些百岁老兵记忆的不易。急切地盼望着能出现奇迹,早日找回那台电脑。

  昨天,记者在江南大学见到了丢失电脑的大二学生孙文婷。她是“致敬老兵队”的一名成员。她告诉记者,3月18日下午,自己乘坐105路公交车去参加一个活动,傍晚6点50分在小拇浜村站下车时,因为疏忽,将笔记本电脑遗忘在车上。当天晚上,她拨打了“110”报警。

  随后,孙文婷和团队成员们与公交公司和警方取得了联系,赶往瑞景道公交停车场调取了当时公交车上的监控视频。据监控录像显示,电脑是被坐在她旁边的一位男青年顺手拿走了。该男戴着一副眼镜,一身黑衣,在江大南门上车。在她下车后,此人将电脑揽入衣服内里,并在华润万家(万顺路店)附近的公交站下了车。

  孙文婷遗失的,不是一台普通的电脑。那里面是今年2月,江大“致敬老兵队”团队15名同学花7天时间,分赴湖南、云南两省寻访15名抗战老兵搜集到的大量宝贵资料。是同学在晚上一字一字敲出来的3万字,还有200多张照片、2段视频。

  “致敬老兵队”其实是一群江大学生在2013年10月自发组织的团队。大二同学段家庆是这个团队的创始人。说起自己创建“致敬老兵队”的初衷,段家庆说是缘于一部当年电视热播的抗战神剧。当时在家看了《火线三兄弟》这部电视剧,让我开始关注这段历史和人物,思考血与火的战争。之后又看了一系列的抗战剧。我又开始在网上搜索有关参加过抗战老兵的信息,发现这个群体很少人受到现在年轻人的关注。段家庆在假期实践活动中曾经做过一些老年人生活状况的调查,发现很多偏远地方的老年人生活很贫困,而且特别孤单。他担心这些被遗忘的老兵们一定更窘迫,因为根据年龄推算,这些老兵的年龄都该是90岁以上了。他想去走近他们,了解帮助他们。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社团里的伙伴,很快就得到了两位同学的响应,三个“合伙人”一起组建了这个“致敬老兵团队”。“没有注册,没有宣传,连个社团都不算,我们想是想召集身边的同学一起来为老兵群体做点事。”段家庆说,去年开始,他们陆续策划了一些关注老兵的活动,开始有更多的同学加入进来。去年,还有烟台、马鞍山的几位大学生也加入进来。目前这个团队共有16名成员,而陆陆续续参与活动的人有60多位。

  自从组团以来,“致敬老兵队”共探访了60位抗战老兵。第一次是在2014年1月,团队的7名同学去了云南,在当地志愿者的帮助下探望了15位老兵。今年2月,团队又兵分两路,7人去云南、7人去湖南,共寻访到15位抗战老兵。他们每探望一位老兵,都要送上3600元的爱心慰问金,迄今一共送出了20余万元。

  “这20多万的慰问金,都是我们通过众筹得到的。”段家庆介绍,自从成立这个团队以来,他们就策划各种募捐活动。去年,团队找到了灵山慈善基金会合作众筹。一到周末,他们就在灵山景区设点,向游客讲述这些抗战老兵的故事,引起大家对这个群体的关注。“第一次的众筹活动就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有游客一下就捐出2000元、1000元,一天就筹到了4000多元。”团队还在微信上发起网络募捐,参加团队的同学们还发动了不少亲戚朋友捐款。

  段家庆介绍,为了募资,他们在网上搜索各种基金会,找到合适的就打电话,介绍探望老兵的活动。一家深圳的基金会给了1万元的赞助,一家上海的基金会提供了6000元。去年11月,该团队还在江大附近举办了老兵公益分享会,一位宜兴的蒋先生深受感动,主动提出要资助。同学们去云南、湖南两地探望老兵前,蒋先生支援了1万元的活动经费。从2013年至今,他们得到许多社会爱心人士的支持,前后共筹集到两万多元的团队活动经费和20多万元的老兵慰问金。

  组队以来,“致敬老兵队”也历经不少困难。首先是来自各方面的质疑。有一位老师就认为他们动机不纯,每次看到他们的活动都忍不住要“教育”一顿。第一次在灵山景区为老兵募捐的时候,有一个外地游客也站出来质问:“这个是政府要解决的事,你们这些学生在这里募捐算什么?打着募捐的幌子来骗钱吗?”段家庆跟那个游客整整解释了20分钟,对方还是不依不饶。“从那以后,我就想通了,说得再动听别人也不会相信,只有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大家,我们是真正在为老兵做实事。”

  他们去过哪些地方,探访过哪些老兵,每次都要把照片和文字发布在微信和微博上,让大家监督。每一笔款的来龙去脉,也一项一项清清楚楚地公布在网上。两年过去了,那个见到段家庆就要“教育”的老师态度转变了,他觉得这些孩子并不是为了炒作和名利,“这位老师后来也主动捐了钱,虽然不多,但也是表示他已经认可我们了。”

  “最开始的时候,赞助的人很少,制作海报、宣传册都要用自己的生活费。现在支持的人多了,但我们还是本着省吃俭用的原则,因为接触的老兵多了,深切地感受到他们的不易,想尽量帮帮他们,把钱用在他们身上。”在湖南的时候,团队7个人挤在小旅馆的一间房里。两张床,7个人挤着睡。去云南买的是硬座,36个小时的车程,一路晃过去的。“到达县城后,有时还得再坐五六个小时的面包车,才能到老兵家里,有一次我们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晚上8点钟了,等拍摄完,差不多将近10点,还要坐面包车从原路返回县城。山路都是崎岖而陡峭的,也没有路灯,有时想想还是挺后怕的。”

  两年来,段家庆和小伙伴们用两个寒假的时间在云南、湖南探望了60个老兵。“见到了这么多老兵,感触越发深刻。其实老兵们都不怕死亡,他们害怕的是被遗忘。”

  “这些老兵的年纪都在90岁左右,甚至还有100多岁的。他们之中大多数人现在的生活非常困顿,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孙文婷回忆起一对湖南的老兵夫妻,忍不住眼泛泪光。

  这对老兵夫妻远离家人,住在永州市宁远县山沟里。“他们的房子是泥巴堆砌的,特别破,电话停机半个多月了,家属一直没有跟他们联系。”孙文婷找到他们家时,老爷爷已经卧床3天。这位老兵96岁,眼睛在抗日的时候负伤瞎掉了,身体很差,不太能吃东西。老伴腿脚不便,不能出门买药,在家看着老头子生病干着急。“看到我们来,就像看到救星一样,一边痛哭一边不停地说着感谢。老奶奶说老爷爷一直想吃点芝麻糊,可是因为住的很偏,吃的东西都买不到,一直靠儿女送过来,现在又跟儿女失去了联系,饭都没得吃,更别提吃芝麻糊了。”

  “因为历史的原因,老兵的子女往往跟父母的关系都不太好。所以他们大都是独居老人。想想那么大年纪的老人,没人照顾,也没有钱,日子过得有多苦。”谈到将来的设想,段家庆也不知该如何规划:“他们的生命,也就只剩下最后的三五年时光了。所以我不知该怎么展望未来,只能说,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因为看见过了老兵,心里就会放不下他们。”(晚报记者 蔡佳 王晶)(配图由“致敬老兵团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