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航空航天 > 正文

我是一个兵》空军地勤篇:他们是幕后的英雄

时间:2017-10-24        来源:

  今天开始,我们将退出《我是一个兵》系列军事人物纪实,内容包括空军、陆军、火箭军、武警边防、武警内卫和武警消防。

  空军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神奇又陌生,他们似乎只在电影里出现,我们就带您走进空军,看看空军航空兵的世界。这也是空军与地方媒体的首次牵手。

  这里是空军航空兵驻滇某部的一个机场。今天我们的故事主角,是三个兵。准确的说,应该是三种兵。

  如果要把驱鸟和兵联系在一起,我们需要先学习一个小知识:飞机在起飞和着陆阶段,飞行高度较低,发动机在吸收空气的时候,很可能把同样在空中飞行的鸟也吸进去。当然......后果很严重。因此,机场都需要有专人完成一项重要工作——驱鸟。

  空军驻滇某场站 驱鸟员 赵小山:“看飞机都看腻了,已经没什么感觉了。现在看到飞机,最难受的这段时间应该就是中午吧。本来就累,又犯困,天气又炎热,所以说觉得枯燥吧,感觉枯燥。”

  在每架歼十战斗机里,都有两种伞。一个是飞机降落后开启的减速伞,另一个是飞行员在紧急弹射时用的降落伞。专门负责这两种伞的包装、回收、保管的人,叫做:救生装具员。降落伞,是飞行员在遇到紧急情况弹射之后,最重要的生命保障。每隔一段时间,这些救生装具员就会把降落伞打开检查,然后再包好放回弹射座椅中。包一次伞需要一个多小时,唯一的要求:细致。

  除了飞行员的救生伞,任志敏他们平时做得最多的工作,是包装和回收飞机减速伞。每当飞机起飞,他们就要在跑道旁就位,等待。飞机降落, 等伞脱钩之后,他们就要迅速把伞抱走,清空跑道。然后,等待下一架飞机着陆。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空军驻滇某场站 救生装具员 任志敏:“飞机每次着陆开伞的时候,每一朵伞花开的时候,我都特别开心,因为那是我包的伞。”

  章舒阳的身份,是航空兵部队地勤部门中最庞大的一个群体——机务兵。他们的工作就是检查、维护、保养、修理飞机上的所有零件,保证飞行正常。每天陪伴他们的是噪音、油污、狭小的空间和成千上万个零件。

  空军航空兵驻滇某部 机务员 章舒阳:“一个小的机件,你看不见的情况下,你靠感觉,你没那个耐心去感觉。急躁了就可能掉,可能飞行的时候就会出问题,如果我把问题排除了,看到飞机降落我心里会很舒坦。”

  谈到空军,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帅气的飞行员。机务兵们开玩笑地说,他们,是一群被遗忘的人。

  空军航空兵驻滇某部 政治委员 朱军:“我们看到的是一架飞机,在空中飞行,但从我们部队的平台来讲,它的后台需要有几百个岗位的同志在为飞机提供服务保障,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会使我们的飞行行动、我们的任务执行造成影响。”

  每一次飞行都是一次默契地配合。零件和零件之间的配合,人和人之间的配合。每一次飞机滑向跑道都承载着很多人的付出。每一次升空都是一次战斗。每一次顺利返航都是一次胜利。在一次次的起飞降落中,有很多事情,悄悄改变了。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名士兵。他坚强、自律、甘于寂寞。他懂得付出、爱惜生命。他善良、温暖、生机勃勃。他就像心里开出的小花,一朵......一朵......